我与新西兰
游记与攻略
前往新西兰
新西兰:岛屿湾(Bay of Islands)之拉塞尔(Russell

 Russell,一个美丽典雅的地方。我感觉仅就英文发音,就透着亮丽和亲切。

    2010年6月13日,驱车,前往岛屿湾。途中农场景色动人,云彩与阳光交相辉映,形成复杂的光影重叠效果,惹人心动。

    车行到途中,已经是中午,正好看到一个路边小店,便停车去买个汉堡对付一下。所谓路边店,确实是前后不挨的一个孤零零的乡村快餐店。只是没想到,做的汉堡味道很好。我们坐在室外暖棚,望远处原野,感觉愉快。

    依照我的经验,在任何一个国家,乡村公路旁的路边店卫生状况,基本上反映这个国家的卫生标准的底线。而我毫不犹豫地对这个孤零的乡村小店进行了逡巡,得出了非常干净整洁的结论。这也从另一个角度印证了,新西兰确实已经具有发达经济体的软环境。卫生习惯所代表的软标准,其实是观察一个社会体大致发展水平的一个很有效的角度。

    一路风光,步步为景。接近四个小时的车程,居然也如同走马观景一般轻松。最后,沿着树木完全遮蔽天空、如同隧道一般的道路,穿过一片森林,翻过一座小山,陡然间眼前豁然开朗。

    大海!看见了大海!派黑亚(Paihia)到了。

    派黑亚是岛屿湾的中心,距离奥克兰240公里,也是通向其他旅游景点的门户和基地。大约人口是7000多。一般来说,前往岛屿湾的人,往往先在派黑亚落脚,并以此为据点,前往富有浪漫气息的拉塞尔(Russell)、以及新西兰立国之本的条约签署地怀唐伊(Waitangi)。也可以以此为出发点当天来回前往布雷特角(Cape Brett),以及新西兰最北端的雷加英角。这种绝佳自然风光和一个国家人文历史相结合的地方,确实是一个很值得去并好好呆一呆的的地方。

    车沿着海滨走过,右边就是大海,很多游船在平静的海面上飘荡,天高云淡海阔。


 
 

    而海滨大道的左边,则俨然一副休闲度假胜地的繁华城镇模样,其建筑式样大都精巧别致,且色彩鲜艳透着潇洒。各种围绕旅游业的商店酒吧和餐馆等,依次排开。只是,我们到的时候,虽然是北京的夏季,却是新西兰的冬季,游客显然比它热闹的夏季少很多,却凭空多出一份舒展的安静。这种安静,在明亮阳光下,在视线可及的范围内,瞬间扩散溢满。

    小镇尽头,是一座木桥,仅单辆车能过,而桥正中位置鼓出一个圈,稍微拓宽刚好能够两辆车错车。桥下,便是游艇。

    感觉到这里,因为是一个峡湾,呈现环抱状,而前方也有拉塞尔作为作为屏障,所以很有些风平浪静之感。也因为这种自然条件,这里也成为游艇聚集之地。不过因为当时是淡季,游艇主人并不在,便将船停泊在游艇码头旁边的泊位,并托付给当地的游艇俱乐部养护。

 

    经过这座木桥,陡然满目绿色,陡然进入另外一个世界。

    往前一百多米右拐,便进入酒店Copthorne Hotel & Resort。非常好的酒店,临海,周围都是森林一般环境。后来知道,这是海峡湾最好的酒店,而酒店的旁边,就是著名的怀唐伊条约的签署之地。

    坐在房间的露台上抽了根烟,看两只斑斓的野鸡,在我脚边走来走去的憨态。翻看了会地图,我们决定先坐船去拉塞尔逛逛。

 

    于是驱车重新回到海滨大道上,寻找客船码头。很快我们找到了客船码头上的“I—Center”。所谓I—Center,就是游客信息服务中心。新西兰的旅游业非常发达,几乎在每个地方都能找到这个I—Center。而游客所能遇到的各种问题几乎都能在这里得到解决。同时,这里也往往代为销售各种门票船票巴士票。

    接待我们的是一位50左右的优雅老太,态度非常和蔼。她生怕我们作为外国人听不清楚,有意放慢了说话速度,将每一个单词发得特别优雅而干净。我心里很感激她的有心和善意,也在这里很顺利地订下了船票。

    而就在等船时分,天空洒起了小雨。少刻,雨停,彩虹就在海面横亘,从空中直插海底,分外动人。在国内,彩虹几乎只是我童年乡村的记忆了,而在新西兰,几乎随处可见。而且由于新西兰的空气非常干净,彩虹往往显得很大很近很清晰,甚至有些时候天空出现双彩虹,这让我过足了彩虹的瘾。

    雨后空气分外清新,使得有试图走动的感觉。于是走出码头,看见街对面有绿地和民居。记录下这个美丽的画面,被新西兰优美的自然环境所倾倒。

   
  乘船而去,向着拉塞尔。船票是每人12纽币。因为是淡季,一条船,仅仅只有六个人。站在船尾,回望白云缭绕下的派黑亚,觉得它安静优雅。

   
  大约15分钟,到达拉塞尔。在浓浓的云彩中登上岸。而就站在码头上,映入眼帘的,就是那非常舒服的小镇——拉塞尔。

 

    拉塞尔在欧洲人进入之前,就是毛利人的一个重要聚集之地。而早期欧洲移民前往新西兰,往往第一个落脚点,就是这里。在英国和毛利人签署怀唐伊条约之前,英国人新西兰殖民地的第一个首都,就是拉塞尔。只是,后来,随着英国人逐步深入新西兰,大约在1845年前后将首都前往了奥克兰。所以,一百多年非常重要也非常热闹的拉塞尔,现在的人口已经很少,仅一千多人。

    在拉塞尔闲逛,你会产生一种错觉,感觉就是在一个四面环海的世外桃源之地,也具有想象中世外桃源的相对封闭感,宁静感,美丽浪漫感。但如果你仔细看地图,就会发觉,拉塞尔只是环保型海峡湾右上角突出去的一个犄角,其实是三面环海。如果沿着海峡湾往布雷特角方向绕行,是可以通过陆路开车过去的。只是这个犄角大大地往里延伸,所以形成了拉塞尔与派黑亚隔海相望的状态。拉塞尔作为一块屏障,保障了派黑亚的海面温和平静。不过在拉塞尔的前面,同样也有一些数量不等的小岛,在外围拱卫,同样保障了拉塞尔的风平浪静,使得拉塞尔天生有了海中幽静处的自然条件。

    当然派黑亚和拉塞尔,似乎风格不同。拉塞尔是个宁静而美丽的小地方,有着精致小岛的感觉,似乎与世隔绝般,成世外桃源的清净。而派黑亚,显然给人的感觉,要热烈很多,充满着一丝欢愉感。

    登上码头,沿着海滩两翼展开,有很多的咖啡厅和餐馆。只是绝大多数由于淡季都已经关门。我们绕到后面一条街,走到这样的咖啡馆前,觉得很不错,试图想进去来上一杯,结果因为歇业而吃了闭门羹。

 

    沿着小镇行走,路上基本上看不见什么人,偶尔有车辆开过,引擎响过,复归平静。两相对比,却更显安静。

    有时候走着,路过一座房子,不经意间突然门吱呀打开,一位老者推门而出,抬头猛然看见我们。这时往往都会有善意一笑的交流。这种善意交流,让我们觉得很快乐。

   
  走在路上,一会又下雨了,但不大。稍停,彩虹就爬出来印在空中。觉得彩虹下的小镇真的是很漂亮,充满着安详从容之气,于是拍下它。

   
粗略逛完小集镇,便向后面的山路走过去。远望,只看见路口,却看不见路,感觉有曲径通幽的可能。于是拐进去,才发觉,那是一条通往山里的路。

  
   反正都是走走看看转转聊聊,轻松自由且随意。于是一路慢慢走过去,边走边聊天,说着对中国经济和产业结构变迁的很多看法。有认同,也有反证的辩论,一切都融化在远处海、近处山的画中,心情也如同山水国画,似浓烈,却淡雅。

 

    大约半个小时,走到了山的最高处。而最高处向东的一面坡上,是成排的墓碑。

    作为一个旅行者,去观察一个社会的精神和心灵,是一个必然的内容。我记得很多年前看到一本书,说,观察一个民族的内心,很重要的是观察其面对生死的态度。对待生死的态度,就是对待人生以及生命的态度,其背后,必然有最为根本的文化基因在支撑。我牢牢记住了这句话。而在新西兰,我看见的墓地,一定处在那个地方最好的位置,往往是那个地方太阳升起时最先照耀到的地方。

    我想,这是和天国的有神世界密切相关的一种生死态度。天空是作为最终意志的化身“上帝”所在的地方。而清晨第一缕阳光,却是通往天堂之路。这,既是对生者遵从社会价值的鼓励,也是对生命面对死亡的一种抚慰。怀抱希望走向那遥远的地方,内心就如同充满了清晨的阳光,少了恐惧多了从容。

    在中国的现世报社会里,享乐主义是有基础的。中国人的精神世界本就是一个无神而有灵的世界。在这个世界里,死亡代表完全黑暗的恐惧以及享乐感知的消失。以至于在国内,无论如何,哪怕自己骗自己,也要回避直面死亡命题。其实,如何认知死亡面对死亡是生命中很严肃也是很本质的话题,那本是一个人生所代表的圆闭合的过程。只是,在中国的现世世界里,我似乎很难开口去和他人有价值地探讨这个问题。

    此刻不是清晨,而是接近夕阳,看墓碑,是完全的逆光。在这种逆向的光线中,体味着,这将最好的地方留给墓地,背后的生死观念和文化取向。

    慢慢这样走着,好一会,到达山顶,往远处看,发觉山的背面依然是一个海湾,似乎停靠着很多的游艇。走近了才发觉,原来是一个游艇俱乐部。小海湾由于前面有一片山,风浪很小,很适合停靠游艇。而小海湾正中,就是一个游船码头,有三四个游艇俱乐部的工人在哪里。

    我上前去,向他们询问,我是否可以上俱乐部的码头转转,顺便拍些照片。工人们非常easy,不但同意,而且很热情地邀请,并和我们开上了玩笑。没一会儿,大家都笑了起来。在这笑声中,我们感受到当地人的亲切与轻松。


 
 

    从游艇码头转回来,沿着顺时针的路,我们逐渐转回了小镇。而小镇的边上,面海的一栋房子吸引了我。这个时候大概是半侧逆光,阳光接近夕阳多了一份暖意。

    “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”。是唤起了这样的感受吗?“从明天起,做一个幸福的人,喂马、劈柴、周游世界;从明天起,关心粮食和蔬菜,我有一所房子,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;从明天起,和每一个亲人通信,告诉他们我的幸福……”。那美丽而温暖的梦想,从少年激励我们到了今天,似乎成为内心终极的一种梦想。看见夕阳下的那房子,依稀感觉到,那个温暖梦想可以有的样子。




    而就在离我们登岸码头不远的地方,我们发现了毛利人博物馆。曾经的毛利人聚集地拉塞尔,同时也是1840年怀唐伊条约签订以前欧洲开拓者进入新西兰的第一个落脚地。在这里,曾经上演了多少毛利人与欧洲人之间的对抗戏和媾和剧。而今天,在这里,虽然还时不时看见一些毛利人,但估计在现代文明的挤压和侵蚀下,传统的毛利文化都浓缩进这个博物馆了。

风浪中登上派黑亚的码头时,天色已经黑尽,肚子不停地咕咕抗议。简单地寻找,发现一个很不错的餐厅炉火通明,感觉很温馨,于是进入。我们都点了当天的特别推荐餐,烤猪排。等端上来的时候才发觉,猪排分量很足、块头很大,红嫩透着香,实在很诱人,却拿着刀叉无从下手。这时,餐厅老板——一位和蔼的长者走上来,让我们放下刀叉,直接用手端起来啃。我们怔了一下,少顷,立马依指示行事,弃刀叉,两手一端,直接开啃。一口下去,哇,烤得真香啊!

    说实话,这是愉快的晚餐。端着美味可口的猪排,面对着红彤彤的壁火,有着和蔼的老板善意的关照,一不小心就吃得肚子撑了起来。还有,那坐在班台里面的女服务员很漂亮,Shang说她是混血。她对我们也很热情,让我们凭空多出些虚幻的佳人在旁之感。

    暖暖炉火下,我们谈到了人生,谈到中国的前途和未来。谈到中国所面临的内外压力,以及这种压力下依然并没枯竭的群体生命力,谈到未来可能发生资本扩张的重要产业方向,以及某些重要企业走向所提供的揭示意义。也谈到我们自身,作为短暂渺小生命,在这样的时代能够去做的事情。我也把很多年持续思考的一些想法端出来,和朋友一起慢慢碾磨。

    确实是无比愉快的一天。我们抱着滚圆的肚子出了门,然后顺着海边走走。夜晚的海风吹着,让我们冷不丁打个冷战,却,满足到心。

新西兰旅游顾问:(86)755 - 88299022/ 88299033

新西兰旅游顾问

深圳市行知天下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

总部地址:深圳市福田区长平商务大厦1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