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与新西兰
游记与攻略
前往新西兰
新西兰的悸动

    新西兰的悸动

    “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,我却用它寻找光明”。
一代诗人顾城带着那个时代的阴影来到这里,最终去了天堂寻求解脱,还带上了始终守护着他的妻子,了无牵挂。
    这里是新西兰。
    我们今天去新西兰。

   
早晨,我们迎着乌云和风浪坐船去香港机场,窗外,海面上的小船在浪尖上奋进。昨晚刚听到那个消息时,我几乎不想成行了。这时,我们的船还是平静地靠岸了。
晚上,我们在新加坡机场转机,第二天早晨才能到新西兰基督城,新西兰在南半球,季节与我们正好相反,我们现在是春末夏初,那里是晚秋初冬,时间比我们快四个小时,今晚要在飞机上过夜,四个小时的时差也要“倒”在睡梦中。

   
新航服务真好,在入睡前竟吃了两次餐点,我本不喜欢喝酒,但我两餐都要了一杯新西兰干白,那酒入口有点酸,喝下去后有一种清爽、微甜、醇厚的快感,单宁很足,我心底有一丝丝兴奋,有一点想醉的欲望,我知道我有一些悸动、狂乱了。

   
长途飞行,身边摆了几本书,有幾米的,有周国平的,我始终忘不了幾米那本《又寂寞又美好》,我也忘不了周国平《朝圣的心路》中对孤独的阐释,身边还有一本书是讲中共走中间地带的革命史,其中一段讲到,要砸碎自己头上的枷锁,只有靠自己,我的枷锁是什么呢?这时我恰到好处地入睡了。

   
清晨,飞机舷窗外的云层上,已披上了一层红红的霞光,像血色。
    今天一天都徜徉在基督城这个最英国的小城,秋色氤氲落叶缤纷的Mona Vale 公园、蜿蜒曲折平静如镜无蓬方头平底小船游荡的雅芳河、圆花窗闪烁哥特式尖顶高耸的大教堂、冰天雪地企鹅嬉戏雪地车颠簸狂叫的南极体验中心、古树参天绿草如茵的植物园、毛利人演进与欧洲现代文明侵入的Canterbury博物馆、曾经的学院的艺术中心、冷冷清清不知道方向的夜晚……,基督城,历史与现代交织,田园与寂寥伴生,惧怕繁嚷,又惧怕寂寞。

    有一个同学有一年悄悄地去了新西兰,没有留给我们音讯,我知道,他在学校时就看破红尘,我知道,他离开时已离了婚。有一次打电话到他家,听到他妻子忧郁无奈的声音。
我知道,顾城为什么选择去新西兰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
我匍匐大地
 
    “我匍匐大地,不为朝觐,只为感受你的温暖”。
我今天匍匐了,在新西兰库克山下,在一条笔直的公路上,也许是我们看到山上冰雪覆盖,也许是看到塔斯曼冰河近在咫尺,也许是脚下广袤的草地泛着金黄,太阳在落山前还在温暖着大地,我们兴奋起来,一起在公路上比赛跑步,也许今天是我们的同胞5.12祭日,而我们在异国放纵,惩罚不期而至,我站出来承受了,我在跑步时,一个趔趄匍匐在了马路上,像溜冰一样向前滑动,大家的痛苦都集中在了我的身上,我像那钉在十字架上的耶稣,后来才发现,我身上出现六处外伤,两个手掌、两个膝盖、右手肘都擦破了,挂了彩,右腰部也有一小块青紫,还有三件衣服破了,一条裤子、一件衬衣、一件红色的外衣,这件红色的外衣曾在这南太平洋岛国南岛上如此鲜艳,可惜它永远留在了这个山脚下的小酒店里了。

   
早晨,我们离开基督城,融入了自然之中,一路上都是成片的牧场、成群的牛羊,很久才能看到一户人家,他们的房屋就在远处草场中间,在马路路边有一个小房子,里边有他们的信箱,这是他们与外界联系的通道。在一个小站,我们给驼羊喂食,你只要手里有食物,驼羊就会温顺地过来,吃你手里的食物,那柔软温润的双唇在你手心滑动,那感觉真是很美妙。
在一个岔路口,路边有一座小教堂,教堂是哥特式全木及石头结构,教堂不大,最里边有一个竖立的十字架,十字架后边是一扇透明的玻璃窗,窗外是波光粼粼浩淼无际的提卡普湖,湖的尽头就是库克山,只是山上浓雾覆盖,可惜看不到那海拔3700多米的山峰。这是牧羊人教堂。这时,有人坐在教堂的长条椅上颔首静坐,她是在忏悔吗,她要赎罪吗,也许吧。
伤口在愈合,但还是有点隐痛,痛就痛吧。
上网速度真慢,这可能就是新西兰的特色吧,隐居下来,无论魏晋,你的心溪只能顺着小河慢慢流淌,带着你的心声!
 
    这一刻 我飞了起来
 
    第一次当法官你就成了“杀人”犯,没有一个法庭这样有趣,睿智的思辨,冷静的博弈,凶险的搅局,还有老不睁眼又把被害人指成“杀人”犯的辩护人(莫非死者是自杀)。夜已深,小街几分静谧几分醉意,透过小城的光幕,看到了满天繁星,这难以看到的繁星竟勾起许多记忆。

    昨夜下了一整夜的雨,早晨行车的路上,浓云已渐渐散开,在一个闪着波光的湖上,一片片泛着金黄色的树上,在一阵淅淅沥沥的小雨过后,远方,一道彩虹飞跨山川,印象中,看到彩虹还是小时候的事情,那时候,大人会告诫小孩,看见彩虹不能用手指去指,不然手指就会肿起来。
今天,我们去新西兰南岛西南边的小城皇后镇,这可能是大陆上离南极最近的城市之一吧。

   
皇后镇的惊艳是难以想象的,除了细细去感受她我别无选择,用“没去过皇后镇就不算去过新西兰”来评价皇后镇已是轻蔑了她。在这南阿尔比斯山脉南端,瓦卡蒂普湖被开阔的环山拥抱着,山坡上满是蓝顶白墙绿树掩映的别墅,湖畔垂柳依依,湖面平静柔美,湖边的小镇像一个懒洋洋的卫士守护在湖边,连小镇上的CASINO赌场也变得那么有情趣。

    真是表面平静,内心狂热,在这个柔美的小镇却有着挑战心理极限的冒险活动。我并不热衷于冒险,但我有勇气去冒险,曾经的多次有挑战的活动中,我都有一种舍生取义、身先士卒的冲动。这次,我本想试一下蹦极,感受一下那一瞬间的惊惧与苦痛,但还是没有去,有人说那是自虐,我们去玩了高空滑翔。勇气需要激发,恐惧需要用微笑化解,同伴变得多起来,这时,教练过来问了我的名字,背起一个军绿色帆布大包,冷冷地向我一挥手,“Go,Go”,我们难道要执行一项艰巨的任务?空气都凝固了,走了一段,他把大包扔到一辆山地车上,带着我穿行在暗暗的湿湿的森林中,向山坡上爬行,没走多远,教练就喘着粗气,他有点年老了,我竟有点怜惜起他来。我们来到一个空旷的草坡上,我被五花大绑,全副武装,教练打开滑翔伞伞翼,我们顺着草坡往下跑,然而伞翼没有打开,教练又喘起粗气,我有点紧张,我望着教练的脸,看不出他还有没有信心,这时,风标轻轻飘起来了,教练问我准备好了吗,我说好了,后边他的同伴开始用中文大喊,“跑,跑,跑”,一瞬间,我们飞起来了,风托着滑翔伞,很轻,很平,很柔,我竟想在这上边睡觉,我们向前飞,下边是鳞次栉比的小镇,远处是美丽的湖水,教练开始玩起刺激的滑行,我大叫着,我想就这样在空中飞下去,不要降落。

   
远处,一架红色的滑翔伞在湖水的上空飞翔,它要飞到哪里去?
 
     跟上你的灵魂
    我相信人有灵魂,我相信人有另一个世界。
    灵魂就像一次旅行,最终到达的地方,不一定是你当初想去的地方。

    我坐在船舱里软软的沙发上,船像摇篮一样摇动,我慵懒地斜倚在这里,眯起眼睛,等待梦幻的记忆。
 
   
游艇在海湾游荡了一番,现在回到了近海,在这里抛锚,我们在这里垂钓,外边几个人在饶有兴致地钓鱼,我在欣赏着他们,这样我就比钓鱼者多了一层享受,《断章》中说,“你站在桥上看风景,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”。其实,我刚才出去钓了一条鱼,CEO让我亲吻了一下鱼唇,然后把鱼放回了大海。

   
想起了《我是一条鱼》,“需要你,我是一条鱼”,想起了幾米的《微笑的鱼》,“我们让微笑的鱼滑入心底”。

   
海鸟在高空飞翔,时而扇动翅膀,时而迎风滑翔,透过太阳的光影,我看到了一个自由的剪影。
飞鸟与鱼在这茫茫大海里生活,他们彼此相望,却象两条平行线,永远也不能在一起。

   
来到奥克兰,好像已离开了新西兰,这里不再让人心境平静,这里不再寂寥,这里的夜无眠,“为生活,我可以忍,但侮辱中国武术,我不能忍”,IMAX影院里,这句话在叶问心头回荡,SKY CITY里,有人在这里纵情,大街上,霓虹灯在闪烁,暴露女在浪笑,飙车的引擎在呼啸,警笛的鸣叫声刺破夜空,乐声、歌声交织在一起,在这里,夜才是生活的开始。

   
这时,我想去火山口,站在那里,头顶是漫天繁星,远处是奥克兰无际的霓虹,我可以静静地在这里去感受这欢啸的夜。

   
火山口,恬静,纯真,还有午后阳光透过窗棂的魅影。
 
 
 
 
 

新西兰旅游顾问:(86)755 - 88299022/ 88299033

新西兰旅游顾问

深圳市行知天下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

总部地址:深圳市福田区长平商务大厦1楼